簡體 佛陀正覺後2450年 / 西元2018年

原始佛教會是支持淨土法門?那麼宗旨何在?

原始佛教會的宗旨是堅定奉行 釋迦牟尼佛的原說教法!

凡是不違反釋迦牟尼佛在世教導的十二因緣、四聖諦、三十七道品,原始佛教會都是「樂見其成」的歡喜、隨喜。

原始佛教不是一種「教派」,而是一種生命的內容與方向,是「正覺於苦、度苦」的內容,是「自度苦、助人度苦」的人生方向。真正的佛教是沒有任何宗 派,我們絕不支持任何的「教派」,我們真心支持「任何有益於端正人生、助人息苦的事」。我們堅定不移的實踐度苦利生的道路,從事興隆佛法的事。

如果學習佛法的人,是將「彼此的差異」擺在第一位,把「宗門法派的異同」放在最重要的位置,更將「個人及門派利益」作為最高宗旨。那麼佛門將會是「批判勝於欣賞,對立多於合作」,佛教即會成為分裂難合的一盤散沙,受害的終究是佛教的任何學人。

原始佛教不是門派,也不支持任何的門派。

北傳《佛說阿彌陀經》:「彼國常有種種奇妙雜色之鳥,白鵠、孔雀、鸚鵡、舍利、迦陵頻伽、共命之鳥,是諸眾鳥晝夜六時出和雅音,其音演暢五根、五力、七菩提分、八聖道分如是等法。其土眾生聞是音已,皆悉念佛、念法、念僧。」

由《佛說阿彌陀經》了解阿彌陀佛教導的核心,絕對是在「念念不離於法,不離三十七道品」的朝向正覺,經中的「持名念佛」應當是攝引世人往生淨土的方便!

彌陀淨土的重點是在「念法而正覺」,是方便讓未能修習佛法的一般人,經由結緣參與、信仰形式的「持名念佛」,進一步遠離散念的「定心念佛」,最後、 最重要的是可以「念念不離於法,不離三十七道品」的朝向正覺,而「念念不離於法,不離三十七道品」即是「實相念佛」。彌陀法門的方便與真義,即是在此!

古來許多宣揚彌陀法門的學人,宣傳「宿命論式的末法思想」,利用生死輪迴不當的驚嚇世人,偏差的強調「唯一念佛」,誤導念佛人擁抱「當知末法來臨, 只能依靠念佛往生,其他都是雜修」的偏差認知。這讓學人朝向逃避現世的歧途,造成佛教充斥消極、遁世的氛圍,使得佛教日漸的衰落。

末法!是佛教學人的不當、放逸所造成的發展,絕不是一種「註定如此的宿命」。即使處在黑暗,也要盡力點亮一盞明燈;即使現在是亂世壞法,也要全力復興正法!

彌陀法門由持名念佛、定心念佛,最後歸於「念念不離於法,不離三十七道品」的實相念佛,正是愈學愈精進的奮進精神,是由不解佛法到深入法義的次第三階修習,也是「由末法到正法」的修行次第。

隨佛長老重新提出彌陀法門的真實義—— 經歷持名念佛、定心念佛、實相念佛的「三階念佛彌陀禪」,是由末法朝向正法。顯現彌陀法門的原貌及宗旨,既是讓現代的彌陀法門學人可以掌握彌陀法門的真義,也是「善用方便,不離真實佛法」的自利利人。

漢傳菩薩道有極眾多的學人是依據《佛說阿彌陀經》學習佛法,雖然多數人忘失彌陀法門的真實義,但是我們必須要尊重彌陀學人,更要中實的承認彌陀學人對華人佛教、社會有很大的貢獻。

二十多年來,眾多南傳學人混充原始佛教學人,批判漢傳及密宗各派,即使對中道僧團、原始佛教會也是不分青紅皂白的極力攻訐。有些人甚至已經處在「異 己即魔」的狂迷情況!事實呢?南傳用二十多年的時間來批判北傳後,除了南、北傳之間的無盡對立、仇怨以外,這種作法有甚麼建設性的發展?

二十多年來,中道僧團遭受佛教各界的攻訐、毀謗、破壞,除了南傳學人不停的咒罵「假南傳、真大乘,下地獄」,北傳也是不停的毀謗「小乘人沒資格說法,附佛外道」。既然南、北傳都攻訐、毀謗,可見中道僧團不是南傳、北傳,而是原始佛教。

很慶幸的,中道僧團、原始佛教會從未對佛教界有任何不當的毀謗、破壞。原始佛教會重在顯揚真實義,尊重佛教各派學人的學習,和諧、團結的自利利人才是我們的信念。

《佛說阿彌陀經》的內容,讓我們明白阿彌陀佛在極樂世界的宣法,依舊不離開「五根、五力、七菩提分、八聖道分」,等同是原始佛教的教法。因此,彌陀行者的究竟修證,是回歸原始佛教的教法。

隨佛長老提出:欣賞勝過嫉妒,合作勝過批評,團結勝過對立。原始佛教、南傳部派、漢傳菩薩道、藏傳密宗,四系一家、同利人間。

我們的信念:人生的可貴,是盡力做好現在的自利利人,不是證明自己比別人優越。

category: 

延伸閱讀